当前位置:首页 > 成长相册 > 成功案例 >

从“网迷”到学生会主席孩子

2014-09-25 10:19:20
   未成年人大都涉世未深,正处于了解社会的阶段,如果现实社会带给他的只是束缚和压力,让其感觉不到 生活的乐趣,出于对生命的保护,他们会本能的选择逃避。青少年沉迷“网游”,很多都是这个原因。人立身于社会,总要承担一份责任,这一点无可非议,问题是,如果他只能挑起30斤,而你硬要给他强压上50斤,他会连那30斤也给甩掉的。孩子成长过程中需要帮助,而不是指责,更不是打骂,做父母的尤其应当明白。对于正在逃避现实的孩子,我们能做些什么呢?就是提供一个宽松的环境,允许孩子卸下所有的负担,任其自由的呼息,自由的舒展,轻松快乐地成长,同时注入爱,注入温暖,孩子自然会一天天强大起来。当他能挑起100斤时,你给他80 斤,他定会欣然从命,乐于承担。本案例讲述的故事,正是想说明这个问题。

  【 背景材料 】

  陈欣雨(化名),男,13岁,初一学生。入学时间:2008年3月12日。

  该学生进入初中后,就有明显的厌学现象,上课不能专心听讲,逃课去网吧。家长多次批评教育都没有效果。后来越发严重,接二连三经常逃学。家长无奈,每天安排亲戚在学校大门外守候,学生发现逃不掉,就躲到厕所里,也不去上课。寒假期间,每天在家里上网,看电视,从不写作业。开学后,说什么也不去学校,答应爸妈不上网不看电视。整天躺在沙发上,不言不语,就这样耗起来。母亲曾带孩子看过心理医生,参加过一次为期十天的潜能激发营训练。对孩子有过触动,但收效甚微。

  【 基地治疗 】

  初见陈欣雨,给人的印象是胆小,自卑。个头不高,总弯着腰,与人交谈不敢抬头,更不敢对视。在团体活动中回答问题也是低着头,声音小的站他旁边都听不清。与异性交往有障碍,说话脸红。另外还有个习惯,没事总咬手指头。

  第一个月治疗方案:放松练习。安排一名生活老师专一陪练,每天早晨到野外大声喊叫,至少30分钟。晚上对着镜子,面带微笑直视自己的眼睛,可以做鬼脸,时间30分钟。团体活动前,让其给大家讲一段笑话。每天体育活动两小时以上,学会下象棋。(目标:彻底放下心理负担,在游戏中融入团队,学会健康的人际交往,走出自卑,建立自信。)

  给其母亲的家庭作业:回忆孩子的成长过程,特别是大人在跟孩子互动时,可能造成的伤害。十日内写出书面材料传给基地,供下一步给孩子做心理调整做参考,同时,对家长来说,也是一次自我反思和提高。家长和孩子能够同步成长,孩子的改变和提高会大大加速。这位母亲有很强的觉醒意识,十分配合我们的工作,一周时间,认真的写出了6000多字的书面材料,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,她从头到尾都是流着眼泪写下来的。这对孩子的治疗和改变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摘其一段文字于下:

  “基地老师让我写小雨的成长过程,我回来后一直回避这个事情,不是没时间写,我是不敢写,我真的怕回忆那段时间的小雨。我一想到他的那个镜头,就想放声大哭,我真的好可怜我的儿子,好心痛我的儿子。那是我们给他转学后,他从学校逃出来再次被送进学校,我们两个家族的人就像看犯人一样,轮流在学校门口盯着他。我去学校接他回家时,站在学校门口,看着他从教室里出来,那时的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,他的行动是机械的,他看人的目光是呆滞的,在他身上你看不到一点他那个年龄应有的活泼和朝气。他始终低着头,走路慢慢悠悠,双臂夹紧,不敢正视任何人.......”

  第二个月治疗方案:经过一个月的放松训练,陈欣雨有了很大改变,精神面貌焕然一新:腰、背挺直了,说话有底气了,头也抬起来了,见女孩子不脸红了,敢和老师聊天了。这些变化为下一步治疗打下了良好基础。根据其母亲提供的材料,以及同本人聊天了解到的情况,可以分析出,造成陈欣雨厌学和自卑等问题的原因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一、陈欣雨上六年级时,学校离家远,父母由于工作特殊,不能按时回家,就安排孩子放学后到母亲的一位好友家里去。这位朋友是小学教师,做事武断,不容商量,管理孩子相当严厉。周六、周日都要安排补课,不给孩子一点玩耍和自由的时间。她也许是出于好意,一心想让孩子早成才,没多长时间,就把小雨训得服服帖帖,很听话,叫干啥就干啥,从来不敢反抗。母亲每逢回忆起这件事,都会泪流满面,后悔不迭,总觉得孩子听话就好,万万没想到把孩子塑造成了这样一种胆小、自卑的人格。

  二、父母与孩子不沟通 ,在升初中选学校时,根本不征求孩子意见,主观决断,引起孩子强烈不满。一段时间小雨赌气不理母亲,母亲也赌气不理孩子,爸爸发现后严厉批评了孩子,加大了亲子关系的鸿沟。孩子得不到应有的尊重,自尊心受损,价值感削弱。

  三、父母都在司法部门工作,不自觉的把职业习惯带入家庭关系,影响了家庭气氛。孩子基本上处于被压抑、被管制的地位。父亲工作之外还有没完没了的应酬,平常回家很晚,周末也外出,与孩子见面机会都很少,更别说陪孩子了。父亲的关爱与力量很少给孩子注入。(这也是小雨心理能量太弱的一个重要原因)母亲脾气暴躁,与人交往比较强势,与孩子互动常常是命令式的,孩子在家里没有表达和倾诉的渠道,心理能量阻塞。

  四、家族庞大,父辈中弟兄几个只有这一个男孩,整个家族包括爷爷奶奶在内,都把光宗耀祖的期望寄托在小雨身上。家族成员见到孩子的第一句话都是问“学习怎么样?”过分的关注,过高的期望,如泰山压顶一般,让孩子无力承受。小雨来基地后,有一次家里要来探望,竟然一下子来了二十多口,征求孩子意见,孩子表示不想见。

  本月治疗方案以心理调整为主,安排个案咨询四次,平均每周一次,解决小雨和妈妈以及和那位小学老师之间形成的心理情结。团体心理治疗一次,主题是:打开枷锁,挣脱束缚。目标:挑战极限,增强自信。个案咨询,针对未成年人的特点,主要采用“意像对话心理疗法”,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直接进入潜意识,调节不同人格之间的矛盾冲突,达到内在的和谐。

  在此,摘录咨询中的一个片段,以便于了解。

  咨询师(简称师):如果用一个动物做比喻,你觉得你像什么动物,妈妈像什么动物?

  陈欣雨(简称雨):(沉默了一会儿)感觉我像小猴子,妈妈像大蟒蛇。

  师:闭上眼睛,放松身体,细细观察,小猴子什么样,多大年龄,喜欢什么,在做什么。

  雨:小猴子很乖巧,像三、四岁的孩子那么大年龄,在树林里蹦蹦跳跳的玩耍。现在爬到一棵树上了。

  师:大蟒蛇出现了吗?正在做什么?

  雨:在树下面的草地上,向这棵树走过来,开始爬树。小猴子很害怕,想逃走。

  师:不要逃跑,原地不动,盯着蟒蛇,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  雨:蟒蛇很大,有四、五米长,越来越近了,真的好可怕!(小雨身子有点发抖,面露惊恐之色)

  师:我们只是在看意像,不会有危险,老师陪着你。继续盯着蟒蛇。

  雨:她停下来了,大约有两、三米远。

  师:感觉小猴子的感受,想对蟒蛇说句什么话?

  雨:我害怕你!

  师:大声点!反复表达,继续!

  雨:我害怕你!我害怕你!我害怕你!(声音越来越大,能感觉到小雨的底气在增强 ,恐惧在减弱)

  师:现在感觉一下蟒蛇的感受,她想对小猴子说什么。

  雨:蟒蛇感到委屈,还有些无奈。她说:“我不会伤害你!你不用怕!”

  师:小猴子现在对蟒蛇还恐惧吗?

  雨:好一些,不太害怕了。

  师:让猴子往前走一步,离蟒蛇近一点,继续对话。

  雨:嗯,又近了一步。

  猴子说:“你干嘛老跟着我?这样我很不舒服。”

  蟒蛇说:“我是想保护你,因为我总担心,怕你有危险,不安全。”

  猴子说:“我有能力保护自己,不想让你离我太近,我想有自己的空间。”

  蟒蛇说:“可以给你更多的自由空间,但是,看不到你,我还是不放心。”

  师:猴子愿意走到蟒蛇身边,做进一步沟通吗?

  雨:可以。走到一起了。

  师:猴子想同蟒蛇处成怎样一种关系,向对方正面表达。

  雨:我想和你做朋友,平等相处,不要监视我。

  师:蟒蛇愿意吗?

  雨:她犹豫了一下,同意了。

  师:双方友好的拉拉手,可以吗?

  雨:可以。他们拉手了。

  师:蟒蛇愿意抱抱小猴子吗?

  雨:愿意。

  师:猴子感觉怎样?

  雨:很温暖。

  师:那就多抱一会。

  雨欣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下……

  母亲与孩子不健康的亲子关系,一般有三种类型:

  1、蛇——纠缠型。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,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,包办孩子所有的事情。

  2、蟒蛇 ——吞食型。命令式,强加于人,孩子的一切都由自己安排。

  3、蜘蛛——控制型。孩子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控之中。

  雨欣母亲比较强势,属蟒蛇类型。通过个案咨询,让孩子理清自己在亲子关系中的互动模式,疏通心理能量,为下一阶段的家庭治疗奠定基础。

  第三个月治疗方案:

  1,父母培训三天;家庭治疗一天。

  2、参加野营拉练五天,徒步行走,锻炼意志。

  3、到贫困山区,在艰苦环境中进行生存技能训练十天。

  4、咬手指的习惯,属于“口欲期”不满足,安排用带奶嘴的幼儿奶瓶喝水,连续坚持使用一个月。

  一个月下来,各项作业陈雨欣都完成的很好,和父母相处 已经很随和了,家庭关系更亲密了。父母对孩子的改变和进步之快十分满意。然而,我们从一些细节中观察到,雨欣和父亲的关系,表面上融洽,在内心深层却隐藏着一种陌生感,孩子对父亲有内在需求,尚不能敞开的表达出来,也就是说心与心还不通。同时,雨欣对学习仍然没有兴趣。针对这些情况,我们制定了第四个月的特殊治疗方案,在家里实施。每天的生活及活动内容由雨欣自己安排制定,自己执行。要求其父亲每天下了班,要辞去一切应酬回家陪孩子,双休日也要陪孩子玩,主要是教孩子打拳。(父亲有很好的武术功底)

  第四个月的治疗方案落实的很好,雨欣的爸爸配合的很到位,每天下班后就回家教孩子打拳,周六、周日一家三口到近处的旅游景点去游玩。三周以后雨欣对爸妈说:“我不想玩了,我想回基地,让老师给补课,下学期开学我要回学校!”

  基地的文化补课,一般采用一对一的方式。根据雨欣的要求,一个月的时间,重点补习了初一的两册数学和一册英语,经测试完全合格。在新学期开学前半个月,欢送雨欣离开了基地,较原计划六个月的培训期提前了一个月。

  雨欣返校一个月后,我们对其家长做了一次回访,情况是令人满意的:家庭和谐,师生关系及同学关系融洽,情绪稳定,学习进步。

  【结束语】

 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,和陈雨欣的家庭一直没再联系过。同其他数百名从基地毕业的学生一样,在不断收治新学员的进程中,陈雨欣的名字也在记忆中渐渐淡去。

  前不久,我们应邀到某市一个重点中学,给部分初三毕业生做心理辅导,结束后,一位同学送来一张字条,说:“我们班里的陈雨欣向你们问好!他说你们是他的心理老师。”

  我们很惊喜的向这位同学询问了雨欣的情况,他在班里是班长,去年后半学期被选为学生会主席。听到这样的讯息,真让我们振奋,一个沉迷“网游”,厌学、弃学,什么都不敢承担的柔弱孩子,一年多的时间,从2000名学生中脱颖而出,成了他们中间的佼佼者。对于青少年心理工作者来说,还有什么能比孩子的健康成长,更让我们欣慰呢?


Copyright ©2009-2012 豫ICP备 12012114号-1 版权所有:郑州李锋教育 电话:0371-88889081 13526641985(李老师) 邮箱:hnyxjy@163.com
李锋教育基地地址:郑州新密市新化路 河南总部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桐柏南路与陇海西路交叉口凯旋门-A座